气球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气球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中小钢企的艰难期

发布时间:2020-02-14 05:43:37 阅读: 来源:气球厂家

7月21日,唐山福海鑫钢铁公司销售经理代小川指着厂区内一堆锈迹斑斑的钢材,对《华夏时报》记者说:“一直扔在那没人买,厂子已经4个多月没有生产了。”

在唐山市丰润区,坑洼不平的丰白公路两旁有上百家钢厂,现如今它们中的大部分都已歇业。实际上,在中国最大的钢铁基地河北省,三分之二的企业已经停产或半停产。这一现象并不是个好兆头,作为国民经济中大部分产业的上游,钢铁业的走向与整体经济关系密切,并最能感受到整体经济的脉动。

渣打银行的一份报告显示,2010年下半年中国钢铁需求的增速将降至4%,降幅主要来自房地产领域的发展放缓以及汽车需求减少。

7月22日,工信部部长李毅中表示,房地产、汽车等市场增速下滑,已经给钢铁行业带来较大影响。

停产

唐山福海鑫厂区内显得格外冷清,原本100多号人的厂子,现在只有十几个后勤人员在上班,钢材库存也只有可怜的几十吨。代小川说:“那些货还不够装车的。”

代小川把钢厂停产归因于市场不景气。据他介绍,3月份之前,福海鑫还能勉强维持,每吨钢材有20元的利润,可是3月份以后的市场价格就一直在下跌。而另一方面,原材料成本却居高不下,钢坯、焦炭、水电的价格都在涨。“现在干还不如不干。”他说。

本报记者走访了丰白路上多家钢厂,它们中的一些大门紧闭,设备闲置,还有些钢厂改行,挂起了“汽修补轮胎”的牌子,有的甚至做起了与钢铁不相干的粮油买卖。

当然,也有些企业没有完全停产。鑫诚钢铁负责人称,即使亏损也要生产。“那么大的投资摆在那,固定资产每天都在折旧,不干就要干掏钱。”他说。

停产过后,实力稍弱的钢厂能否复产也是个问题。本报记者采访的多家停产企业均表示,暂时没有再度开工的想法,至于以后会不会生产,也不是很确定。

本报记者从中国钢铁工业协会获悉,持续处于高水平的库存对钢材价格走势压力较大,目前国内市场钢材价格已跌至钢厂成本线附近,钢铁企业纷纷开始采取减产、停产、检修等措施控制产量。

中国钢铁工业协会常务副秘书长戚向东认为,今年钢铁生产成本将达到历史最高水平,水、电、煤、焦油、运输和铁矿石大幅涨价,节能减排、治理污染也将增加成本开支。同时,贸易保护主义的抬头将导致钢材出口困难增加。上述诸多因素综合在一起,导致了目前钢企的大规模停产。而停产因素的多样性,也可能意味着这个局面将持续相当长的时间。

亏损

钢厂最初的亏损实际上多由贸易商来承受,这些贸易商即使亏本也要“割肉”销售。

唐山天明商贸有限公司是唐钢集团的一级代理商,该公司经理李红明对本报说:“因为发货量和价格都由唐钢说了算,所以我们只能被动地接受,承受钢厂转移过来的风险。”

据介绍,唐钢每个月都要向代理商发文,规定订货量和价格,如果代理商不履行合同,唐钢就要扣除代理商30%的保证金。天明商公司的保证金是200万元,扣除60万对于这家公司来说也是不小的数目。

李红明说,他们5月份与唐钢签的合同是4600元,而随后钢价就跌个不停,不到一个月就下跌了将近10%,仅6月份就赔进去了100多万。但亏损开始的时间要更早些,“从4月份以后就一直在赔钱买吆喝。”

唐山众兴钢铁贸易有限公司的负责人也表示,4月份赔的最多,此后钢价一路掉头朝下。“即使最近两天钢材每吨涨了200元,我们也不会增加库存,终端市场不稳定,还要继续观望一段时间。”这位负责人称。

然而,面对下游用钢企业的出货量大幅减少,贸易商们还在承受着钢厂催他们订货的压力。甚至一些贸易商为了躲避钢厂推货的压力,干脆借机跑到了国外去度假,这样就可以暂时不用进货了。

钢厂则纷纷抱怨下游需求的冷淡。泰和钢铁公司厂长魏振瑞对记者说,需求不行,走不出货,下面(南方省份)也没拉货的车过来。泰和钢铁主要销往江浙、上海、广东、河南和山东等省份,魏振瑞推测可能与南方洪灾有关,但更关键的是与建筑用钢关系密切的房地产行业并不是很景气,下游需求拉动明显减弱。

上海百营钢铁集团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张海兵也有同样的烦恼,“订单明显锐减”,而该公司目前的库存量比日常整整翻了一倍。

投资预期回落带动消费市场的回落,加上制造业增收预期回落,使得市场对钢材需求减少。7月22日,工信部部长李毅中表示,制造业采购经理指数已连续两个月回落,房地产调控措施开始见效,汽车产量从4月份开始出现环比下降,房地产、汽车等市场增速下滑,已经给钢铁行业带来较大影响。

调控

停产的钢企普遍反映,今年以来钢坯紧缺,而且价格始终处在高位,压缩了利润空间,致使多数中小钢厂亏损和停产。从某种意义上讲,这是宏观调控的结果。

《华夏时报》记者从唐山市工信局获悉,唐山市今年已经拆除9座400立方米以下的高炉,正在拆的有2座,预计在今年9月底把剩下的24座全部拆除。35座400立方米的高炉年产能是730万吨,相当于去年唐钢产量的一半。

工信局环资处的王处长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去年和前年,唐山市每年都要拆掉十多座400立方米以下的高炉,显然今年的力度最大,而且不达标的话,区县一律问责。

据了解,受本轮调控影响,唐山地区的冶炼厂普遍收缩了产量。这也能解释企业所反映的钢坯紧缺、价高等现象成因。

然而,面对市场波动,大型钢企抗压能力似乎要强得多。唐钢集团的内部人士说,唐钢与国外大型矿山签订了协议价,上半年许多中小钢厂拿的铁矿石价格都是160美元一吨,而唐钢的协议价只有130美元,而且三、四季度的价格还会降低。

至于焦炭成本部分,唐钢也有自己独立的炼焦厂,而且由于采用了2000立方米以上的高炉,综合焦比也大大降低了,吨钢的成本比400立方米的高炉减少了140元。

在中小钢厂亏本经营、艰难度日的时候,唐钢今年上半年却实现利润5.6亿元。中国冶金工业规划研究院常务院长李新创认为,中小钢厂大规模停产,这是一种淘汰落后、促进产业升级的趋势,一个非常好的钢铁企业重新整合、提高、集中的时机。

这显然是国家淘汰落后产能所愿意看到的。工信部原材料工业司司长陈燕海日前就表示,力图通过联合重组、淘汰落后,将目前约800家钢企大幅减至约200家。

“这次整顿的都是不符合政策要求的中小企业,中小钢厂把市场让出来无疑给了大型钢企更多的施展空间。”上述唐钢人士称。不过,在他看来,中小钢厂除非拆掉,否则他们还是有很强的竞争力。“说不定哪天市场稍一好转,它们就会死灰复燃。”他说。

广州工作签证作用

中山筹划税务合理避税

深圳工作签证注销

中山筹划税务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