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球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气球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新闻】伪劣农药甲克热销湛江蔗区大泽兰

发布时间:2020-10-18 21:51:31 阅读: 来源:气球厂家

伪劣农药“甲·克”热销湛江蔗区

全国消息:进入3月,春种已旺,农资市场愈显繁忙。

雷州、遂溪等糖蔗主产区,上一收季蔗价普涨,推动新一轮种植热潮,地下杀虫农药需求随之膨胀。然而,红火交易的背后,假农药的流通也异常猖獗。遂溪县工商局在3·15检查时发现,在蔗区颇为流行的,标称为徐州市临黄农药厂生产的“甲·克”地下杀虫剂,实为假药。“它根本就不含克百威,却打着1.2%含量的旗号,误导蔗农!”遂溪县工商局武新建局长说。

就在1月份,遂溪县前进农场职员老吴还向南方农村报投诉,其在上一种季选用了“易家惠”农药作为甘蔗害虫杀虫剂,结果自己90亩甘蔗在砍收时发现,大多蔗茎出现严重虫蛀,产量受到很大影响。据了解,在特丁硫磷被禁用的背景下,“甲·克”因价格低廉,最近两年迅速占领雷州、遂溪等甘蔗种植区的地下杀虫剂市场。

厂家狡猾躲避抽查

2009跨2010年甘蔗种季,对于湛江蔗农来说,是多年一遇的丰收年。前进农场职员老吴告诉记者,虽然亩均产量只有5吨左右,但380元/吨的高价,除去地租、人工和农资开支,每亩还有将近900元收入。

不过,也有遗憾。他反映,因选用农药“易家惠”达不到药效,结果自己90亩甘蔗蔗茎大多出现较重虫蛀,“每亩大约减少近1吨产量。”

而这种影响在蔗区普遍存在,只是蔗农都不知道罪魁祸首是假药。在今年“寻找缺陷商品,保障消费权益”的3·15主题打假活动中,遂溪县工商局找到了该产品的缺陷。武新建告诉记者,在这次打假行动中发现,遂溪县黄略镇、遂城镇销售的标称为3%“一把抓”和3%“易家惠”,均为假冒伪劣产品。除了甲拌磷的含量合格外,前者的克百威含量仅为0.05%,后者为0.01%,都远低于1.2%的标准。“估计老吴正是买了这种仅有甲拌磷的产品,才导致防治失效。”武新建说。

不过,“在上一种季的例行抽检中,并未发现其为假货,而这个产品在遂溪已经热销了两年。”该县遂城工商所郑所长说。对此,业内人士透露,这就是厂家的狡猾之处,“真真假假,迷惑工商局检查”。在3·15活动期间,厂家一般不会在零售店出售假货,而是放在隐蔽的仓库内,等风声一过,便立马向各零售店发货。“估计这次被工商局查到假货的黄略镇零售店,是厂家发货过早了。”

在雷州市,该产品销售几近疯狂。一个种季下来,1000吨左右的销量不成问题,“厂家以同样办法,避开当地工商局检查。”

以低廉价格占领市场

是什么原因令假货在蔗区如此畅销?

便宜,比特丁硫磷还要低廉的价格,无疑是假“甲·克”在短时间内占领市场的最大原因。记者在调查中发现,不少蔗农放弃使用特丁硫磷,不是因为政府部门禁得严,而是因为市场上出现了更为便宜的替代产品,那就是“一把抓”和“易家惠”这两种“甲·克”农药。遂溪县黄略镇蔗农陈桥涵告诉记者,他种植甘蔗300多亩,一次需要农药就达2吨多,一年施药按两次计,选用3500元/吨的特丁硫磷,就需1.5万元左右;而该类“甲·克”产品才3000元/吨,一年下来只需1.2万元,两者相差3000多元。“比起特丁硫磷,“甲·克”既便宜又安全,为何不选?”

黄略镇一位经销商告诉记者,根据厂家政策,经销商或零售商在一年内销量达到400-500件,可由厂家出资,免费游香港;500-600件,可免费游上海、北京;700件以上可游泰国。卖得越多,奖励越多,“这大大刺激了农资老板的推销积极性”。

不过,热销的背后,留下了极大隐患。不少蔗农因为防治失效而遭受严重损失。对此,首个发明“甲·克”配方的厂家——遂溪县甘丰农药厂负责人杨俊贤说,“甲·克”是个好产品,既可以防治螟虫类害虫,也可以防治蛴螬类害虫。因其相对低毒,所以被认为能取代特丁硫磷产品。更为关键的是,其价格比特丁硫磷更低。据介绍,假如生产一吨“甲·克”,按克百威原药9万多元/吨,甲拌磷原药4万多/吨计算,1.2%克百威的成本为1200元左右,1.8%甲拌磷的成本为500元左右,再加上500元加工、包装费,生产成本合计2200元/吨左右,出厂价只需2500元/吨。而5%的特丁硫磷,按其原药4万多元/吨,5%的原药成本为2000元,再加上500元的加工、包装费,生产成本合计在2500元/吨左右,出厂价则要达到2900-3200元/吨。两者相差600元左右。

但一些不法分子,为牟取暴利,居然把产品中防治螟虫的有效成分——克百威省去,从而造成农户防治失效。杨俊贤提醒消费者,面对价格特别低廉的“甲·克”产品,则需多个心眼,以防假货。

农药仓库不受监管

在本次3·15活动中,遂溪工商局在黄略镇的两个零售店分别抽检到假“甲·克”产品——“一把抓”和“易家惠”,但数量太少,只有100多箱左右,罚款和没收都无法对厂家产生致命性打击。要彻底使假货绝迹,则须追根溯源,但困难重重。

武新建告诉记者,按照一般的打假程序,在零售点发现假冒伪劣产品后,一般会顺藤摸瓜,将经销商处的同批产品一起查封。但这次行动却毫无所获。当执法人员顺着线索,查到经销商的门店时,并未发现其存有与零售店同样的假冒伪劣产品,这样的话,只能对零售店进行处罚。

徐州临黄农药厂相关负责人只承认被查到的“甲·克”产品为该厂生产,但否认故意造假,并保证今后注重生产质量。

“当地必有一家到几家隐蔽的仓库存有该货。”附城工商所郑所长说,这是他多年从事基层打假的经验总结。不过,此次他四处搜集线索,但均一无所获。他告诉记者,对不合格农药产品追根溯源,是严厉打击制售假冒伪劣农药行为的关键环节。否则,不掌握证据就无法对制售伪劣产品的企业进行处罚。“对农药仓库严密监控,是强化源头监管必要之举,但农药仓库无须登记备案,这为我们的监管带来很大麻烦。”郑所长认为,农药仓库是否也可像食品仓库一样,进行登记备案。把仓库地点、面积,库存品种、数量、种类,产品进出库情况等进行严格登记,这样定能从源头上严防假劣农资流入市场。

上海治湿疹费用

天津专业做人工授精手术的医院

治疗前列腺炎医院的排名

治皮肤病哪家好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