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球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气球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我一定会为了见你而出海[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3 16:50:34 阅读: 来源:气球厂家

他们的缘起,是在毕业实习回来的火车上,午夜,同学们都已睡去,车厢里渐渐沉寂,唯有他,还在低低地,低低地,吹口琴。那一支孤独而明亮的曲子,揉合在无尽的夜色和车轮的洪流里,一遍又一遍,说着所有已经发生过和没有发生过的事。终于,她跟着音乐,轻轻地哼唱起来:“若你没赶上这一班车,我的火车已开远,你可听见,一百里外有汽笛在鸣响……”

生命中有些注定的时刻,有些注定的人,使你初初与他相见,便有爱情的感觉,超越所有的现实、理智和逻辑,像海上的大潮般直击而来。然而已经太晚了,三个月后,就是他们毕业的日子,他就要回到他南方的家。

他静静凝视她青春的脸容,如此爽朗明媚,处处说着她北国女儿的身世,是三月桃花的轻艳和十二月雪花的冰清,散发着那般不能抗拒的色与香。她细细辨认着他的南国口音,隐隐带着海的气息,几乎混同于任何一部台湾电视剧里用温柔口吻诉说爱情的男主角。他对她说大海,说海边的小城,说夏日海风如何掀动少女的长发,良久良久,她脸上浮满了向往:“海,一定是非常美丽的吧,我真想,去看一看海。”是怎样的冲动席卷而来,让他想紧紧握住她的手,说有一天带她去看海,可是,他到底什么也没说。这一刻,他们同时想,他们的四年时光都用到哪里去了。

其实她和他,在生命的一切瞬间都可能遇到。在大学的四年里,每一天的临睡,她都会在洗浴的时候,唱一些快乐的歌,她从来不知道,楼下的樱花树旁,曾有一个男孩久久地站立,痴痴地听着,仿佛海上的水手在聆听美人鱼的歌声。而每一个下午,他在操场上踢球的时候,烟尘滚滚里,他也从来没有想过要抬头看一看,在最高的天台上,有一个女孩,正凝视着他年轻骄健的身影,在暗暗地与想要和他结识的念头搏斗着。

然而都已经错过了。此时再相遇,他们之间已经没有任何的可能。回到学校以后,他们有意地避着对方,谁也不肯先开始这一段错误。那时正是春阴迟迟,常常下着若有若无的雨,有如一段不肯被轻易忘记的心动。一次,他穿过校园,不经意间抬头,看见她在小路的那一端,长裙上洒满了雨点,仿佛一张沾满泪水的脸,他不由得站住了。她也看见了他。隔着远远的校园,他们遥遥相对,仿佛隔着现实与梦想的千山万水,谁也不知道什么是他们的今生今世,什么只是生涯中的山河岁月,不是不想走到对方的身边,一起走完这最后的青春路程,可是,没有用的。她仿佛听见,他在心里一遍遍地,唤她的名字;他也仿佛听见,她正在心里,一遍遍地应,好像是铁轨交会处两辆擦身而过的火车,用长长的汽笛说着乍然相遇却又瞬间分离的悲与喜。

后来夏天来了,夏天是个分别天。毕业生聚餐过后,他们一起到了江边。夜已深,灯火渐次阑珊,一片寂寥,只有这漆黑的夜,夜空里孤绝的几颗星,那东去的大江,和他们。世界是他们两人的。他们拥有全世界,却不拥有对方。

他们随意地喝着啤酒,聊着天,笑语连连,仿佛很快乐。不知怎的,她说起古希腊的神话,暴风雨来时,所有的船都不肯出海,那个少年,为了会自己心爱的女子,如何在狂暴的大海里泅渡而来。她喝了点酒,双颊酡红,笑道:“如果你是他,我知道你一定不会来。”

他沉默了很久,才说:“我会。”

是酒呢,还是她心中太久的积聚:“你不会!”

他突然跨过堤防,大步向江心冲去,湍急的江水击倒他,他挣扎着站起来,又摔倒了……潮汛季节的洪水以不能想像的巨大力量扑上来,而他终于在漆黑的江水里站定了:“我会,我会回来,我一定会为了见你而出海!”

她怔怔地看着他,看着夜航船经过时,画出的他的身影,在这座寂寞的大城里,他的声音像天神的回应,可是低下去,低下去了,再也听不见了。他走的时候,她正在最繁华的街头,在一切嘈杂的市声里,依稀听见火车的声音,听到一百里之外有汽笛在鸣响。但是她也知道,那,只是幻觉。

日子安静地过去,在岁月的沉浮里,她没有一天忘记过他的承诺,却也没有一天认真地把这句话当做过未来的凭据,不过是一句话罢了,不过是青春年少时的一段心事罢了。除了偶尔,当她在江边散步,会想,这一缕徐徐绕过她脚踝的江水,要经过怎样的历程,才可以流到大海,又能不能到他的身侧,而他又会不会知道,她曲折如水的心情。

然后呢,又是夏天了。极其燠热的午夜,有时会吹来一阵凉爽的风,她在夜深人静时醒来,悠悠想起她从未曾见过的海。她永远不会知道,他也在这一刻想起她。在颠簸不定的日子里,他几乎见过海的所有面目,苍凉动人的,冷酷严峻的,荒沙白浪的,却不止一次地想起,她所说的,海的美丽。而他心中唯一的梦想,就是有一天,要带她,去看海。

他回来的时候,是秋天,落叶在他脚旁缠缠绕绕,他与这个城市的秋天已经睽违了多少次,他不肯去想。在她家的门外,他想去敲门的手触电般地缩了回来,因为他看见,在他的面前,有着那样鲜艳的双喜字。是怎样的惊涛骇浪向他迎面扑来,而他的心内,却是那样奇异的安静,好像本来就应该如此。

音乐升起,她在家人的祝福声中,换着新郎的臂弯,走过红地毯,仿佛是世上最幸福的女人,然而就在这一瞬间,她看到了他,覆着风霜的颜色,在街的对面,静静地注视着自己。

那只是一瞬间的事。虽然他是如何狂乱地想要告诉全世界,她的新郎应该是他。而她又是多么地想扑进他的怀抱,陪他浪迹天涯,但是事实上,什么也没有发生……

当她的车绝尘而去的时候,他和她,同时听见遥远的地方,有音乐在响:“若你没赶上这一班车,我的火车已开远,你可听见,一百里外有汽笛在鸣响……”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