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球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气球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你喜欢的和我喜欢的[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5 21:23:45 阅读: 来源:气球厂家

 乔磊喜欢踢足球,业余时间,他会在公司的足球场上和他的伙伴们一起踢球。他很喜欢叫上我,叫我跟着一起去。头两次,我硬着头皮去了,在他们激情豪迈地奔跑、雀跃之间,我连连打着哈欠。我不明白,一个小时都进不了一个球的这种无聊游戏,为何他们会乐此不疲。

  我想问乔磊为什么喜欢这种无聊的游戏,但话到了嘴边,却又咽了回去。从那一刻开始,我知道我很在意这个男人,包括他的想法、他的感受、他的爱好。职场上有太多不喜欢的人和事,可看在人民币的份上,我还是会挤出笑容,很顺从地接受那些烦人、累人的工作。工作之余,我很想放松自己的神经,做回一个正常人。没有男友,也鲜有朋友的我,没多少牵挂,下班就回家,回家就上网,上完网就上床。

  可现在,似乎发生了些变化。乔磊就在我的面前,他刚踢完了球,脸上的笑容很灿烂,他长得本来就很帅,露着上体,皮肤很白,伴着结实的肌肉,是个标准的美男。于是,我没办法把“讨厌足球”之类的话在他的面前说出来。

  天色已黑,乔磊把球衣甩在肩上,一只大手揽了过来。在这事上,我倒没有太多的准备,只是觉得,在乔磊的朋友眼中,我已然被当成了他的女友,但事实上,我们在这一天之前,连牵手都没有过。

  我也没自己想象中那么矜持,被乔磊揽入怀中后,甚至连象征性的挣扎都没有表现出来。事后我对自己这种行为的解释是:看球看得麻木了,所以神经就迟钝了。

  乔磊拉我去吃烧烤,而我的表现仍是又呆又傻,看来足球这种东西只适合踢,不适合看,看多了,人真的就会傻掉的。

  脑门被人用手指戳了一下,我这才发现乔磊面前的烤串已经解决得差不多了,而我面前的烤串,除了面筋被我咬去了一口外,另外的六支烤串都还原封不动地摆在那里。

  “减肥呢?”乔磊问道。

  “没……没呀!”我想解释,但似乎没有特别有说服力的理由。女人压制饭量的原因,除了减肥,还真没有第二个。

  “烤串都冷掉了,我叫老板打包起来,你拿回家去,想吃的时候,放微波炉里转一下。前面有个馄饨铺,他们家做的是夜生意,现在去,应该还有卖的。来碗热腾腾的馄饨比什么都好。”

  于是,我又被拉去了馄饨铺。一进店里,我就有点不自在了,馄饨铺的老板是个足球迷,墙上贴了不少球星的海报,连盛馄饨用的碗上,都印着C罗的照片。

  老板和乔磊很熟,两人有说有笑,一边看着球赛,一边聊天,竟把吃一碗馄饨的时间延长到几个钟头。

  足球对我而言是天然的催眠剂,于是,我在又傻又呆的基础上,眼皮开始打仗。调羹放在嘴里之后,我咬着调羹打起了瞌睡。

  乔磊叫醒我的时候,已经是半夜10点半了。

  走在回家的路上,我稍稍比在馄饨铺的时候清醒些,可仍是有一种梦游的感觉。

  有些小小的兴奋在作怪,因为这是第一次和乔磊在这么晚的时候还在一起游荡在外头。

  离家越来越近,没有担心父母亲会责怪自己晚归,而很担心乔磊会在意自己今天的表现。我竟然在烧烤摊上发呆,还在馄饨铺里打瞌睡,还有……还有我今天在足球场那里,一直打哈欠,是不是让他发现了。

  心里有点乱,心跳也跟着加快了。身后有一堵墙贴了过来,暖暖地,贴着我的背,紧紧地,将我环住。

  有肌肉的男人,就是有劲,至少我没法摆脱他的“控制”,被扳回身来,啃了脸了又吮了唇。

  我的初吻就这样来也匆匆、去也匆匆地一晃而过了。

  正当我感叹现实中的初吻与想象中的场景大相径庭时,乔磊在我耳边柔声地说道:“对不起呀,美绘,我不知道你原来不喜欢足球。”

  我心头一惊,竟萌出一丝怯意。

  “你不喜欢,可以早点跟我说呀。为什么要勉强自己强装喜欢呢?”乔磊捏了捏我的小脸蛋,说道,“足球这种东西……这种东西……本来就是属于男人的。”

  当晚别过之后,第二天,乔磊下班的时候,就没有再叫我。我喝了杯咖啡提神,然后开始敲老女人要的文件。

  我的脑子里,不断地闪现出乔磊在打卡机上刷卡的那一幕。平时他都会探过头来,叫我快点收拾收拾跟他去球场,而今天他自顾自地刷了卡就离开了。

  我开始胡思乱想,电脑上的字敲了又擦,擦了又敲,一个钟头过去了,老女人来 “催债”的时候,我才写了一小段。

  我已对她的高跟鞋敲击地板的声音免疫了,对她那尖尖的嗓门也产生了抗体。

  “真不知道要你们这种废物有什么用!”老女人甩手走回了自己的办公室。

  我看着墙上的钟,底下的坠子左摆右摆,发出枯燥的“七塔”、“七塔”的钝闷的声音。我的脑子以及我此刻的心情,也是枯燥得同这钟摆没有什么分别。如果硬说有分别,那就是钟在“七塔”声中,一秒一秒地辗动着历史的车轮,而我却始终在原地踏步。

  又是半个钟头过去了,文件上还是那一小段字,一个字没少,一个字也没多。我等待着老女人的再次出现,以及再次骂我“废物”。

  “美绘!”一个熟悉的、亲切的声音响起。

  乔磊的出现,让我很意外,意外之余,又有惊喜。

  “我刚踢完了球,我怕你无聊,就没叫你去看。”

  “我以为……”

  “你以为什么?”乔磊一身湿漉漉的样子,像是穿着衣服在浴房花洒下面冲了一遍。

  “我以为你跟他们吃饭去了。”

  “他们踢完球都回家洗澡去了。下班前我看到老女人叫你写什么文件,我猜你应该还没回去,就来办公室找你。”

  “找我?找我干嘛?”

  “找你吃饭去呀。”

  乔磊拉起我的手要走,这可把我急坏了。老女人的文件要是没打好就走人的话,明天她可能就真的会让我“走人”了。

  乔磊坐到了一旁,等着我打文件。我重新把手放到键盘上后,手指便鬼使神差地飞舞起来。五笔打字虽快,但15分钟打2000字,我倒还是第一次,何况这不是打字游戏,而是正规文件。

  老女人挑剔的眼光,扫了一遍我的文件,脸上阴沉沉的乌云稍稍散了一些。

  “行吧,就这样吧。你可以下班了。”

  我如蒙大赦,和乔磊一起,像两只小鸟一样,欢快地飞离了那个办公之笼。

  乔磊问我去哪里吃,我说你喜欢吃烧烤,就去烧烤摊好了。

  乔磊说,我问你喜欢去哪里吃。

  我说我喜欢去音乐餐厅吃,吃完可以唱K、打动玩、抓娃娃。

  乔磊说,那就去音乐餐厅吧。

  末了,那天晚上发生了件奇异的事。我在音乐餐厅兴致勃勃地吃着猪排的时候,我对面的傻小子乔磊,托着下巴,正在打瞌睡,嘴角还流着口水……

推荐您阅读更多有关于“灵异鬼故事”的文章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