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球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气球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大公信用总裁王再祥陆金所对行业有误导性

发布时间:2021-01-07 16:03:36 阅读: 来源:气球厂家

舆论风暴过去,争议还在继续。

1月21日,大公国际信用评级集团旗下全资子公司大公信用数据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大公信用”)发布了一份针对P2P网贷平台的预警名单和黑名单,分别有676个、266个平台上榜。

该名单一经发布,由于“打击面”太广,立马引起了轩然大波,一些省市的网贷行业协会也纷纷发声,有的指责这种信用评级是一种负向激励,易引发“监管套利”……

而报告中的一些“硬伤”,如将行业内知名平台拍拍贷划归陕西、兴利贷在广西名单中出现了两次,也让外界对大公数据评级的科学性提出了质疑。

法治周末记者经过多次联系,1月29日,大公信用总裁王再祥接受了记者采访,正面回应了外界的质疑,以及大公对目前网贷市场评级的看法。

免费评级动了别人的奶酪

法治周末:猛然间向市场扔这么一个重型炸弹,很多人认为大公司是在借此博眼球,有的网贷协会也在质疑是一种监管套利,有没有预想到报告会造成这么大的影响?

王再祥:能理解市场上的各种揣度,也欢迎大家进行监督,大公在给别人评级的时候,市场也会给大公进行评级。

我们首先推出的是一个黑名单,是一个得罪人的东西,我们没有去讨好这个行业,没有向市场收一分钱,而是自己出资1000多万元,最多时投入了300多人的力量,严格按照标准揭示风险,我们的出发点不是为了眼前的利益,是为了行业的规范和发展。因为只有这个行业发展起来后,评级机构才有生存的基础,因为市场企业是评级机构的衣食父母,如果这个市场没有起来,你去收费,这是无源之水。

法治周末:那你如何看待报告发布后外界的反映呢?有很多行业协会发布了声明,有的观点就认为大公是在监管套利。

王再祥:实际上大公其实就是动了一些人的奶酪,影响了一些人的利益,大家纷纷都在发声,但仔细看一下都是哪些人在发声,都是一些大的机构。

我们现在担忧的是,一些打着行业监管、自律组织的机构都在变相地向企业收费,而现在行业中60%至70%的平台都是不赚钱的,很多都是靠自融、靠发假标的来输血、来维持,自身根本没有造血功能,都在等待着战略投资、外部支持,等着“那头猪”飞起来,等着风口的风更大,整个行业还没有发展起来呢,但是现在很多打着行业服务的平台和机构,都在纷纷向这些企业伸手,这样其实是对行业不利的,我们认为这些机构不能一开始就向行业杀鸡取卵。

法治周末:市场上有传言说,大公这份名单作出来之后,有平台曾花费30万元,要求将自己从黑名单上撤下,有过这样的事情吗?

王再祥:假如我们现在发黑名单,收了别人30万,在这样一个冒犯众怒的情况下,早就被别人给举报了,这只是一种很可笑的猜测。

系统还需完善

法治周末:在这份名单中,行业内知名平台拍拍贷被划归陕西、兴利贷在广西名单中出现了两次,这也让业界质疑这个评价的科学性,怎么会出现这样的失误?

王再祥:我们的评级是数字化的评级,基于一些参数,我们基本能做到对很多网站进行跟踪,也能快速形成对一个平台的基本判断。当时在陕西有一家拍拍贷的钓鱼网站,对我们的系统造成了干扰,后期我们也会有人工校验,但由于这次推出的评级报告涉及平台数量有点大,在人为校验过程中,做的还是不太到位,导致对机器误判的结果做了认定。

还有一些网贷平台是一个网站,但有多个地址、多个名称,钓鱼网站也很多,有的页面几乎一模一样,还有一些是关联平台,比如一个法定代表人同时注册多个平台,这在行业中也比较多。下一步我们还要继续完善系统,也要加强人工校验。

法治周末:对于这些失误,大公信用有没有为企业提供一个类似于申诉的通道?

王再祥:大公的评级是持续跟踪的,如果平台发生了重大变化,经大公确认,会在第一时间进行调整。最近跑路、或者出现严重风险的平台都在我们的预警名单和黑名单中,这也说明我们的准确率是非常高的。

信息披露是互联网金融的本质要求

法治周末:对机构进行信用评级的前提就是要获取真实、全面的信息,但是大公没有进行线下调查,仅通过网络搜集数据,能否保障评级的准确性?

王再祥:互联网金融是一种全新的金融业态,是基于互联网的基础构架,把金融的功能通过互联网来行使,你能不能真实、全面、客观、及时、准确地披露信息,这是首要条件,这是互联网金融的本质要求,也是保障投资者权益的基础。所以我们把信息披露作为评价此次预警名单和黑名单的第一要素。

法治周末:但是很多人认为,互联网金融的本质其实是金融,很多风控的措施其实是在线下来实现的,大公信用未实地调研,单凭互联网上的信息能否充分、准确地描绘出一个平台的风险状况?

王再祥:这其实是犯了一种逻辑上的错误。互联网上的信息是非常分散化、去中心化的,投资者不知道融资对象是谁,需要平台把信息披露出来之后,让投资者做评估然后再做决定,而现在很多互联网金融平台要么不披露,要么是让投资者先把钱投进来,才开放信息,这其实是一种霸王条款。作为投资者的正当权益根本没有得到保护,他无法事先对项目的风险进行评估。

如果是这样,我们认为这是一种比传统金融更倒退的、封建式的金融,是一种打着金融旗号、强权式的一种非法集资,而现实中很多网站都是这么做的。

法治周末:那在你看来,平台的透明度和用户的信息隐私之间应该如何平衡;另外,根据大公信用的指标体系,平台应该对经营、财务、风控情况都做详细披露,但很多企业认为,经营和财务数据跟企业的商业机密密切相关,如何把握这个度?如何赋予其权重?

王再祥:信息披露是有这么一个过程,现在看到的更多的平台要么是假信息,要么没有信息,很多债务人信息基本都是被屏蔽的、通过各种方式被技术性处理了,很多平台为什么能够假融、自融,并最终跑路,就是因为没有信息披露。

陆金所对行业有误导性

法治周末:这次评级报告中,有着平安银行背景的陆金所也出现在预警观察名单中,这跟很多投资者的理解是很不一致的,根据评级的结果来看,陆金所的问题主要是什么?

王再祥:陆金所的主要问题是信用平台特征太明显、线上金融和线下金融之间没有防火墙、具有政策套利、逃避监管的一些不合规的行为。另外有一些对投资者不公正的条款,如在投资者出现风险损失后,在后续的保障措施上具有不公正性,设有很多免责条款,或者说是陷阱。

法治周末:陆金所在P2P网贷行业中是龙头平台,也是大家学习的榜样,吸引的投资者也非常多,都认为它是最不可能跑路的平台,以项目的操作风险来反映平台的综合风险,会不会有失偏颇?

王再祥:这就是误区,现在老百姓这么选择也是一种无奈,老百姓现在对风险进行判断就是去找一些国字号、银行背景的,认为越大越好,因为他们找不到一个按照我们要求的完全透明化、完全合乎规范的平台。而众多的平台又把它作为老大、作为榜样来学习。

此次将陆金所列入预警观察名单,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它对行业的误导性是特别大的,就是把互联网金融的方向给导偏了,导到了还是要建立一个传统银行上,那陆金所可以建银行,其他的平台能像你以这样的模式发展吗?

陆金所如果不改变,监管政策一出来,它肯定会有巨大风险。如果你靠监管套利把自己做的很大,国家一旦出台政策,将这些杜绝掉,你还有活路吗?

评级机构不能当事后诸葛亮

法治周末:这个行业目前还不太成熟,有一种观点认为,只有当这个行业发展比较成熟时,建立的指标体系才有助于全面、科学、准确地评价这个行业,你认同这个观点吗,你认为目前网贷行业的发展阶段到了可以进行评级的时候了吗?

王再祥:其实互联网金融在国外已经有成熟的模式了,并不是说不成熟,就中国目前这个阶段来说,是相对比较成熟的,但中国的互联网金融有点走偏了,如果不去关注,等到尾大不掉,等到行业形成一种错误的模式时再去纠正,整个社会、投资者付出的代价更大。

一个事物等他成熟,什么叫成熟?举个例子,稻田里面有杂草,你是等到杂草长得更茂盛了之后将它除掉,还是在它幼小刚刚冒芽的时候去把它除掉?

我们认为评级就是预先揭示风险,判断风险,这是评级本身的职能。如果一个评级机构当事后诸葛亮,还有什么意义?等到风险都爆发了,根本就不需要你评级。

法治周末:你提到评级机构的意义在于揭示风险,可是这次报告中有一些平台,其实早已经跑路,行业内人士就在讨论,这样的信息过于滞后,已缺乏警示意义,为什么还要列入其中?

王再祥:我们是把2012年以来所有跑路的平台基本都列进来了,目的就在于建立一个黑名单库,名单上一部分是已经跑路,一部分是即将要跑路,还有一部分是未来要跑路的,我们是想做一个全版的黑名单,也算是黑名单的“全家福”吧。

评级市场需要规范

法治周末:大公集团旗下的大公国际资信评估有限公司具备评级资质,但是大公信用作为一个独立的公司,并不具备对P2P网贷行业进行评级的资质,你对此怎么解释?

王再祥:首先大公是一个集团化运作的企业,集团是拥有评级资质的,也拥有评级经验、资历、人才和技术,其次当前对于互联网金融,监管当局并没有提出允许哪些机构、或者指定哪些机构进行评级的情况下,就像现在所有人都可以做互联网金融,很多机构也在尝试做互联网金融评级一样,我认为同他们相比,大公更具有条件。

法治周末:就像你所说的,目前有很多机构在对互联网金融行业进行评级,评级机构五花八门、评级质量参差不齐,你怎么看待这个现象?

王再祥:目前市场上很多机构根本不具备评级经验和能力就在做评级,我认为这是一种排序,是一种市场化的排序,即,你掏了钱我就给你排,你掏的越多我就给你排的越靠前。

其实市场上对评级确实有需求,在信息不透明的情况下,都希望有一个评级机构指出这些风险,但千万别被这些打着评级、伪评级的机构来误导市场。

法治周末:目前我国对于信用评级是没有国家层面的法律法规,就大公从事评级的经历而言,你认为目前评级市场是不是需要,或者需要什么样的法律规范?

王再祥:我认为信用评级还是要有一定的市场准入门槛、对其资质进行审核,否则评级结果可能会误导市场,搞乱这个市场;其次,要强化对评级机构的监管,市场上评级机构的设置要同市场的发展规模、速度要成合理比例;评级机构必须对自己的评级结果负责任,评级责任要有一定的履行条件和后续的管理措施,不能乱评级。

南京皮肤科医院排名表:诱发荨麻疹的病因是什么?

南京皮肤病研究所需要预约吗_灰指甲的护理都需要注意哪些方面

上海做微管无痛人流价钱

上海治疗肾病好的中医院

南京皮肤病研究所需要预约吗_灰指甲的危害有多大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