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球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气球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农业发展不能一味交给市场-【新闻】疣枝栒子

发布时间:2021-04-20 13:27:10 阅读: 来源:气球厂家

农业发展不能一味交给市场

专家指出,目前我国农业发展与市场竞争上存在较大差距。单纯依靠小农户自身无力实现与变化纷杂的大市场对接。因此,农业发展不能一味交给市场。中国农业“有问题”农业,本是“三农”问题之首。然而在近年社会对“三农”问题的关注热潮中,农村、农民问题被较多地提及。“农业没问题,农民有问题”,这种提法体现了对农业发展的相对忽略。作为国民经济的重要部门--第一产业的农业,在我国改革开放后,实现了长期短缺到丰年有余的历史性转变,然而,在激烈的国际市场竞争面前,中国农业的“弱质”性仍未有根本转机。而在高层决策和基层实践中,农业问题仍被有意无意搁置,农业的行业性、竞争性往往被“三农”问题的社会性取代。有关专家指出,解决好“三农"问题,既要使农业人口“缩水”,让更多的生产力从土地中解放出来;更要让农业“强身”,确保粮食等主要农产品自给,不断提高我国农产品综合竞争力。“事实上,去年的粮食缺口,已经暴露出中国农业有问题。”农业部农业产业化办公室副主任丁力一语中的。“去年一年进口700多万吨,棉花上百万吨,奶粉几十万吨,还有豆油、天然橡胶……大量的农产品,尤其是土地密集型农产品全面进口,说明农业的问题没解决。不仅质量不行,数量也不行。”除大白菜“菜贱伤农”外,牛奶在2004年也出现了生产过量。“X贱伤农”,从原因看主要是由农产品价格的波动引起的。而农产品价格波动的影响不仅限于农业,还会加剧城市社会的不稳定因素。“在去年下半年的民工荒中,被公众忽略的一个原因就是城市物价上涨很快,农民工无法承受。而农村粮食物价上涨,在家里挣的钱多了,于是出现了罕见的民工回流。”丁力说,“此外,在我国城市中普遍存在一个城市贫困人群,这一生活在城市底层的人群总数庞大,农产品消费占他们生活支出的很大比重,农产品价格波动也令这部分低收入人群生活雪上加霜。”市场竞争催生农业“六化”在2004年的“倒奶风波”、“菜贱伤农"”事件中,从事鲜活农产品生产的农户一次又一次被市场风险“呛水”。在由“看不见的手”调节的经济环境中,我国农业向市场到底走了多远?千百年来,中国的农民力量分散,与市场惟一的联系就是乡村集市。1992年我国确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改革目标后,山东等地率先提出农业产业化经营,“经营”农业、商化农业的理念,在国人心中渐渐漾开。业内专家认为,以"六化"为特征,我国农业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市场化--农业从过去的“从田间到地头”,转变为订单农业,乃至以期货市场信息指导农业生产;产业化--农业种(养)、加工、销售链条不断拉长,小生产与大市场逐步契合拉近;现代化--在生产环节,农业科技勃兴使得农业生产方式从过去的“氮磷钾”发展到“微量元素”;在销售管理环节,工商企业的经营之道与农业生产实现一次次嫁接;信息化--从昔日坐等天收,到网上知农情、热线问销路;标准化--一大批企业通过ISO9000、ISO14000、HACCP认证,敲开了挑剔的欧美市场大门;组织化--在民间,新一轮合作运动正蔚然兴起,一个个由农民自发组织而成的专业合作社,不仅代替农户号准市场“脉搏”,还提供包括融资、技术支持等一系列服务。每出口1美元农业产品,农民可获得约1元人民币的收入。随着我国农产品走上越来越多国家的餐桌,中国农业日益显露的竞争力引起了国际市场的重视。虽然中国农业出口仅占农业产值的6%,但也引起了外国农场主们“紧张感”。一些日韩农场主甚至对前往考察的中国农业专家说:你们能不能给我们留个饭碗?农业发展不能一味交给市场综观国内农产品市场与国际农产品市场一体化的进程,我国农业品竞争力相对低下的现状未有改观,农业“六化”的征途还远未完成。农业部产业政策与法规司副司长张红宇说,目前我国农业发展离市场竞争需求还存在四大差距:一是农产品的品种结构和质量与市场多样化、高质量消费的需求存在差距。二是中国农业的劳动生产率与国际平均水平存在差距。三是农产品的质量与发达国家还存在差距。四是农产品的加工转化程度及利润空间与发达国家存在差距。反观我国农业发展,丁力认为,在解决小农户与复杂的大市场对接的问题上,两个薄弱环节尚未得到质的改观。其一是政府信息服务,其二是流通环节不成熟。我国农产品流通体系发育仍十分落后。没有大的流通商,没有专业化的细分,农户的产品还是在市场的最低端。国外的农产品到中国是直接送到超市,而我国出口的产品根本不可能直接上架。这样一来就挣不到几个钱。许多地方政府都没有在为农民服务上多下工夫。丁力对记者说,他在辽宁新民县看到当地出产的一种优质大白菜,在当地只卖几分钱一斤,有经营头脑的上海人,简单包装一下,在上海市场就卖到一块五一斤。政府无所作为。“假如政府从流通环节做起,通过组织合作社帮农民实现通向市场的惊险一跃,或者为农民提供市场信息服务,状况就会大有改观。”值得借鉴的是,在江苏射阳县,为发展特色产业蒜薹,政府除想方设法招商引资,当地蒜薹销售商在每一个产品袋子里都夹一张名片,外地购货商晚上接到货后,就打开袋子打着手电筒找名片,看是谁经销的,看到熟悉的名字就很放心。农业农村公共服务体系亟待重建改革开放20多年后的今天,多数农民在市场风险面前仍处在“单兵对阵”状态。有关农作物种植面积的预测与动态发布信息仍十分稀缺。农民安排种植品种和面积,仍然是“今天下雨,明天打伞”。农业部农业产业化办公室副主任丁力指出,当前在农业发展方面,政府走入了一个误区,就是以“避免行政干预”为由,把自己应该提供的公共服务全部交给了市场。政府如何更好地服务“三农”,服务于农业发展?中国改革发展研究院院长迟福林认为,针对我国国情,应尽快建设起一整套适应市场竞争需要的农业公共服务体系。这也是政府转型的主要目标之一。这一体系应该包括对帮助农民发展优质、特种农业,淘汰市场销路不畅、利润不高的大路货农产品;这一体系应该包括为农民搭建起畅通无阻、高效即时的信息平台;这一体系应该包括加大农业基础设施大投入,和对市场前景好的农产品增强政策扶持力度,形成产业优势产业区和优势产业带;这一体系应该包括扶持有强大带动作用的龙头企业,助推完善的产业链条的形成;这一体系应该包括建立一整套风险保障体系,为农户在市场风险中"兜底"。中国农业经济学会理事秦庆武等农业专家建议,应加快制订合作经济组织法,在政策法律上给予农村合作经济组织支持,让较强抗风险能力的农业龙头企业通过合同化、集约化经营,带动农民走入市场、适应市场。

瑞安市公共资源交易中心

中国政府采购招标网

河南省轻工业学校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