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球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气球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皮业正在过大关两年潜修三项国标国内动态-【新闻】

发布时间:2021-05-24 03:28:19 阅读: 来源:气球厂家

10月25日,对于峰安皮业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陈荣辉来说,是个特别的日子。

这一天,《鞋面用皮革》等七项国家标准、行业标准审定会在晋江举行,峰安皮业股份有限公司因为是其中三项国家标准修订的起草单位,成为了这次审定会的东道主。

七项标准的审定,也拉开了长期处于环保重压下的皮革行业的新一轮自我重塑期。

两年潜修三项国标

这是陈荣辉憋在心头5年之久的一口气。2003年底,阿迪达斯的一个采购人员来到峰安,从员工上班时间、车间安全、产品质量,到污水处理系统,阿迪达斯的这位采购人员从里到外对峰安进行了细致的考察。

因为在此之前,峰安早已成为耐克、锐步等国际大品牌的供应商,对这些国际采购商的要求,陈荣辉自信,峰安的软硬件设施完全能够过关。不过,这位采购人员临走前的一个问题让陈荣辉一时语塞。

“这个采购人员临走时问了我当时实行的鞋面用皮革的耐磨度,我那时候一下子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答不上来的陈荣辉并不是真的不知道国标的数据,而是当时国标的要求,与国际标准相差太远,“说出去,人家对中国皮革行业的印象马上大打折扣。”

虽然这件事情没有影响到峰安与阿迪达斯的后续合作,但颇受刺激的陈荣辉,此时已经下定决心要修订一个与国际接轨的皮革标准。“当时,我找到国家标准委员会和中国皮革和制鞋工业研究院,跟他们讨论国标为什么跟国际与国际市场上通行的标准差距会那么大,并提出了希望由我们牵头来重新修订鞋面用皮革国标的要求,但当时国标刚刚开始实施,按照规定,需要5年后才会再次修改。”迫于国标修订的规则,陈荣辉一时未能如愿。

“到了2006年,我得知鞋面用皮革的国家标准将启动新一轮修订工作,就再次找到国标委和中国皮革和制鞋工业研究院,把我们峰安鞋面用皮革的各项指标拿给他们讨论,他们经过讨论和实地考察后,决定还是把鞋面用皮国标的修订任务交给我们来做,另外还有《皮革牛蓝湿革规范》和《皮革验收、标志、包装、运输和贮存》两个国标也让我们来起草。”陈荣辉告诉记者。

获得鞋面用皮革修订任务的陈荣辉当然不会放过这个让中国鞋面用皮革与国际标准全面接轨的机会,在随后的两年里,陈荣辉开始潜心研究起各国对鞋面用皮革的各项指标要求,并把它们吸收到国标中来,最终形成了10月25日发到各位专家手中的送审稿。

在10月25日的标准审定会上,当中国皮革制鞋工业研究院技术总监助理、中国皮革协会技术专业委员会主任张晓镭看完峰安起草的《鞋面用皮革》国家标准的送审稿后作出的评价是:由峰安修订的新国标与国际标准接轨,将推高中国皮革行业的质量技术水平再上一个台阶,同时也可以推动下游鞋业的发展.此时坐在张晓镭身旁的陈荣辉,面对溢美之词,脸上的表情看不出丝毫的变化。

走出环保阴影

陈荣辉为修订鞋面用皮革国标忙碌的两年,正是皮革行业在环保重压下前行的两年。

从2006年以来,国家的环保政策日益收紧,皮革行业被视为传统的污染行业,自然成为国家环保大政重点“关照”的对象,国家最新制订的皮革污水排放量的标准,甚至低于皮革产业发达国家意大利的标准。

国家大政当前,泉州的皮革行业自然也是难以独善其身。在去年年初晋江市开展的“退二进三”整治中,1家皮革企业被要求关闭,另外9家企业则搬迁至安东工业园。此后不久,晋江可慕制革集控区和泉港普安制革集控区被勒令整改,普安制革集控区内的9家企业甚至被国家环保总局要求“停业整顿”。

在这一波波环保风暴中,陈荣辉身处漩涡中心,去年晋江市的那次“退二进三”中,峰安正是被要求搬迁的企业之一。“搬迁无论对晋江还是对峰安,都是一件好事情。”搬迁虽然带来了不少麻烦,但陈荣辉有着自己的看法,“把污染企业搬出市区,说明晋江在进步,开始注重城市品位。对我来说,搬到工业区,发展的空间变得更大,而且工业区那边污水集中处理,单个企业污水处理的成本也降下来了。”

不过,简单的搬迁并未让皮革企业走出环保阴影,“如果污染跟着搬迁,那就没有任何效果,这个企业最终还是要被淘汰。”为此,这两年来,陈荣辉还是花了2000多万元用于环保设施的改进和新工艺的研究。

投入的产出是峰安成为泉州皮革行业环保治污的先行者之一。“今年我们就发明了‘环保脱毛组合物及其水浴脱毛方法’,改变了将牛皮毛直接溶解进水里排放掉,不仅浪费了皮毛,也污染环境的传统做法,而是把牛毛一根根完整地从牛皮上褪下来,制成毛刷或者是地毯。”陈荣辉说,目前,峰安研究的工艺已经能让牛皮的每一部分几乎都得到充分利用,“牛皮上的脂肪可以加工成工业用油,边角料可以提炼成工业用胶,以前这些都是直接排放掉的。”

“在国家出口一系列对皮革行业不利的环保政策后,有同行对皮革行业失去了信心,我就鼓励他们,皮革是一个产业链很长的行业,生产上农民要养牛耕田,生活上人们要吃牛肉,用皮具,而且随着我国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对皮具的需求会增加,所以皮革行业不会消失。”陈荣辉说,“最主要的是要把环保做好,做好了,前面就是一片天。”

人物印象

不避讳失败

在记者接触过的众多企业家中,陈荣辉是为数不多对自己曾经失败经历毫不避讳的一个人。陈荣辉的创业历程从1979年开始,当时,初中还没毕业的他怀揣500块钱北上太原卖起了布料,进而发现当地鞋业市场蕴藏着巨大的商机。

返回家乡后,他着手创办制鞋厂,尽管刚开始生产出的皮鞋款式不多,但在市场上还是受到了欢迎。从市场上尝到甜头的陈荣辉,开始准备大展拳脚,但一次失误却让他狠狠地摔了一个跟斗。“当时的太原市场流行尖头鞋,客户问我能不能生产这样的鞋。回来一商量,技术员认为把木鞋楦削尖一点就行了,我就答应了下来。”

首批500双尖头鞋送到太原商场,市场销量也着实不错,不到一周就卖完。但十来天后,500双鞋子全部退货。原来,由于技术人员不内行,鞋楦前面削尖后,后跟没有适当延长,穿41号鞋的顾客得拿43号才能穿。那一年,他亏本了,鞋厂也随之倒闭。

鞋厂倒闭使他在家里待业了半年。随后他发现自己所在的晋江洪宅垵,每天都有温州人来收购大量的皮革,而当时的晋江制鞋业已经起步,但因为本地没有制革厂,所用的皮料都来自温州,从中发现皮革商机的陈荣辉再度扯起了创业大旗。

1984年底,在家人的支持下,他拉来村里的几个亲戚朋友,办起晋江首家牛皮加工厂。但万事开头难,前半年,因设备简陋,技术不过关,产品质量达不到要求,过半客户要求退货。面对这个困境,几位股东纷纷要求退股,皮革厂再次面临倒闭。

这时的陈荣辉早已下定决心在皮革行业扎根。“我是认定皮革这个行业了,这个市场很大,只要我把质量、服务、供货期做好,就不怕没生意。”

“我劝那些股东办工厂一定要坚持,但他们还是执意退出,我只好用投标的方式把他们的股份买下来。”回忆起当年的种种,如今在皮革行业颇有成就的陈荣辉感慨地说:“认定的事情就不能随便放弃,有时候就应该像古人说的那样,‘咬定青山不放松’。”

对话

用股份吸引人才

记者:时下不少泉州企业已经走出国内,记得你去年曾去越南考察过,不知道去越南投资的事情进展得怎么样?

陈荣辉:去越南考察是去年下半年的事情,越南的鞋业刚刚起步,目前还缺乏上游皮革配套产业,我估计那边有超过200个亿的市场空间。现在那边的投资已经定下来了,土地都弄好了,正在盖厂房。但去越南我是跟广东的一家台资企业合作的,我只是投资入股,具体经营的事情由他们去管。因为越南那边的鞋厂多是台湾人办的,让台湾合作方去操作会好一点。

记者:外界有传言说你正准备进军下游的皮具市场,在目前这种行业不景气的形势下,贸然进军一个新领域,是不是太过冒险?

陈荣辉:因为国内对皮具的需求越来越大,做皮具是我的一个长远规划。实际峰安的皮具已经做了两年了,但量很少,主要是出口,而且是叫广东一家企业代工的。我把皮卖给他们,再给他们下订单,用的就是峰安的牌子,他们生产出来再交给我在广东的公司出口。

因为我自己对皮具行业并不熟悉,所以目前还不会大规模地进军皮具生产,到广东那边做皮具只是先期的一个尝试,先让自己熟悉这个领域。不过,从长远来看,我是肯定要大规模进军国内皮具市场的,因为我有自己的核心竞争力,我掌握着上游皮革的供应,质量容易掌控,而且有些皮革的花色、款式设计,只有我做得出来,别的地方找不到相同的产品,这在市场上就是一个卖点。

记者:峰安的上市问题也是一直在运作中,现在股市这么低迷,峰安是否还会按照原定计划运作上市?

陈荣辉:从目前的行情来看,上市并不是一个很好的时机,不过这件事情一直在进行中,现在的打算是先做好准备,等行情好了就可以马上上市。

实际上,我们进行股份制改造,主要是想吸引人才,我想一个人不一定股份多就赚大钱,即便拥有全部的股份,企业做不大仍然没有用。老想着自己,企业肯定做不大,企业要实现发展,得给有能力的人才股份,用股份吸引人才的加盟,这个过程要通过股份制改造来完成。

儿童癫痫病早期症状

割包皮对男性健康有什么好处

铜陵癫痫病专科医院哪家好

滑膜炎的症状有哪些,滑膜炎怎么治疗

天使儿童医院_知名癫痫病医院_北京天使儿童医院

相关阅读